手機版

請原創作者與我們聯系

《藏藥人》內刊

標題:美麗的西藏

    作為藏藥集團的一員,卻從未去過魂牽夢繞多年的西藏,不能不說是個遺憾,今天遺憾就要變成現實,我們要去西藏了。雪域不染纖塵的天空、潔白的哈達、神秘的經筒經幡、長途的朝拜等都那么讓人心馳神往,然而傳說中的高原反應也讓我興奮不已的心有幾分忐忑不安。

   從成都出發到西藏,經過一個多小時的飛行,我們一行四人終于踏上了西藏這片神奇的土地。這就是西藏!那天,那云,那水,那人,那五顏六色的經幡;那潔白的哈達,一切如夢一般,引導著我像孩子一樣不由得想飛奔,想大聲呼喊。

坐上從機場到拉薩市的記程車,我們四人新奇地東張西望,忘記了可能的高原反應,我們你一言,我一語表達著激動的心情。何小霞說,,你們看那山,光禿禿的,連草都沒有,像巖石山一樣,真想去征服它們;梁文群說,這云用水洗過的嗎?咋就那么白,天咋就那么藍呢!杜天國說,那水又是用啥洗過的呢?咋就那么清呢?我看著秀美的拉薩河,一路深情款款地陪著我們的車子一路前行。云呀,山呀,水呀,樹呀,全都倒映在它的懷里,浴著高原明潔的陽光,拉薩河泛起粼粼的波光,讓我們沒有一絲倦意。

下午,我們來到了廠里,廠領導關切地詢問我們的身體是否適應高原,老實說,高原反應難受極了,多虧領導們的鼓勵和幫助,讓我心里充滿了溫暖,克服了困難,讓我們覺得高原反應也不是傳說中的那么可怕!我們迅速地調整好身體狀態,因為拉薩的一切都讓我們迫不及待想去擁抱。

到了林芝。如果說,西藏是懸在天上的,那么林芝就是她遺落在地上的美景,塞上江南,氣候宜人,讓人流連忘返。        

走進布達拉宮。立刻被一種和諧、鏗鏘、空靈的歌聲吸引,這聲音如歷史的回音,又如天堂的和聲,心理在洗禮,圣潔在召喚,人人虔誠跪拜在她腳下。

到了納木錯湖。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咸水湖,西藏的圣湖,遠遠地伸出了熱情洋溢的雙臂,我們的雙腿此時再也邁不開步,匍匐在細軟的金色沙灘上,這時只想放聲大哭、大吼,恰似久別的游子回到了故鄉,隔世的戀人突然重逢,就這么靜靜地躺著,一行鳥在頭頂飛翔,浪花在身旁怕打,我們幸福地沐浴在圣湖的靈光里,此生無憾了!

美麗的雪域高原,有守著她的雪山、河流;擁著她的鮮花、綠樹;有佑著她的布達拉宮、大昭寺;她純凈得像處子,嬌媚得如少女。她不像內地的鋼筋大廈,這里最高的是山,最寬闊的是河流,最動人的是虔誠的信徒,她獨具魅力的原生態和現代文明交相輝映,讓人恍惚與天上、人間。

西藏在天上,天堂在西藏,美麗的西藏我愛你!